•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国内资讯

移动招聘热翻天 Blonk 却卖公司

时间:2015-1-13 12:03:34  作者:  来源:  查看:195  评论:0
内容摘要:身处硅谷这个创造和毁灭都以秒计的地方,某些早晨醒来,你也会因为错愕而感到滑稽。前天一早,我发现躺在邮箱里的一封邮件,来自 Blonk 创始人 Tom Page,大意是:因为一些意外,创始人将不得不把公司卖掉,如果有意接盘,可以给他写邮件。事情滑稽地方在于:Blonk 不是给行业投资者和创业者发信号,而是直接给 Blo...

移动招聘热翻天_Blonk_却卖公司

身处硅谷这个创造和毁灭都以秒计的地方,某些早晨醒来,你也会因为错愕而感到滑稽。前天一早,我发现躺在邮箱里的一封邮件,来自 Blonk 创始人 Tom Page,大意是:因为一些意外,创始人将不得不把公司卖掉,如果有意接盘,可以给他写邮件。

事情滑稽地方在于:Blonk 不是给行业投资者和创业者发信号,而是直接给 Blonk 用户群发邮件,这在硅谷也不常见。

移动招聘创业公司 Blonk 成立于 2013 年底,2014 年 3 月上线 App,此时正逢美国移动招聘投资高峰(好像国内也热翻天),它和 Jobr、Coffee、Switch、Poacht 和 Weave 等新一代移动招聘 App 一起,被我专门喜欢收集和研究“各细分领域正有什么新进入者,以及它们可能颠覆谁”的硅谷朋友做入图表。

去年 10 月,《未来可能杀死 LinkedIn 的 6 个 App》发出后,有后台读者给我发来一张截图,说国内已经有人学啦,国内这个倡导让职场 Boss 与职场牛人加快面试的免费招聘工具叫“Boss 直聘”。正是如此,Blonk 是“老板在这里,你在哪儿?”这一概念始祖,它在美国一堆移动招聘 App 中所以能被看见,正因为它首创了让应聘者和初创公司 CEO 直接对话的理念。

一起来看看 Blonk 招股说明书,我直接在这封邮件指向 Dropbox 的某个链接里看到这个 PPT。

首先核心数据:运营 6 个月后,该 App 日均下载用户 50,周平均访问用户 308,月活跃用户 1535;目前网站流量是 24881,去年 8 月网站流量 2611。

而 Blonk 截至去年 9 月 12 日,共产生简历(寻求工作者) 5682 个,回答问题的视频上传 152 个;以 CEO/CTO 或联合创始人名义代表公司加入 Blonk 想招聘员工的共有 93 人,并共产生 App 端已“配对”组合 535 个。

接下来是创始人 Tom 的一段故事陈述:他在去年意识到 Tinder 应用价值,并发现移动招聘领域没有类似应用,Blonk 可能开启一个大市场,于是在 2014 年 3 月推出产品。之后,很快和硅谷十个想招聘人才的公司 CEO 签约,后者同意在 Blonk 与候选人聊天,技术爱好者很快将这个 App 置于聚光灯下。

而当 App 有了 400 个下载量,网站流量达到 5000 时,求职和招聘“配对”开始发生,去年 5 月,Blonk 有了 3500 个应聘者简历,像 Box 这样的精英公司也开始使用。Blonk 还在斯坦福大学的创业比赛中获了奖。

2014 年 8 月,Buzzfeed 和《赫芬顿邮报》报道了它们,Blonk 最被美媒引用的案例是,它促成一个叫 Johnathan Osacky 的软件工程师被初创公司 Slice 雇佣。

接下来的故事:不幸,三个联合创始人中有一个发生“悲剧”,Blonk 情况突变,股东们极不情愿决定出售公司,20 万美金起谈价,原股东希望保留小部分股权。

“Unfortunately, right aferwards a personal tragedy happened to one of our founders. Our situation changed and the shareholders have very reluctantly decided to sell the business. ”这里的“tragedy”,可能是指创始人之间不和,也可能是某个人不想干了。

十个月时间,疯狂上遍 Business Insider、赫芬顿邮报、Buzz Feed,甚至拿了斯坦福创业大奖,然后因为“意外”,公司公开出售寻找接盘人,这大概,也是硅谷雷电交加般创业的一个缩影,以及让人感到滑稽的一个部分吧。

我一个天使投资人朋友和我说了这么段话:“这种例子在硅谷每天都在发生,可以说每一分钟都在发生甚至夸张到,因为硅谷本身就是个创业的地方,然后现在钱多,创业者更多,然后很多就是无脑创业者,所以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有可能是个人原因,有可能是公司原因,导致他们就不想创了,然后又想套一部分现回来,这是最根本原因。我不觉得这是项目或 Niche Market 的问题,现在所有职业招聘或社交也好,都处于一个更新交替,大家都想做移动端的 Linkedin 这么一个阶段,大批这样项目出现,然后大批死掉。”

说到移动端的 LinkedIn,我另一个朋友和我说了个真实的笑话,盛大游戏创始人陈天桥的弟弟陈大年最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猎头问他:“北京有家游戏公司正在找一个游戏策划,你有没有兴趣?”陈大年反问他:你多少年没更新过信息了?

这里提一句,中国猎头整个生态环境和北美极不一样,因为人才规模和人力成本,北美猎头是不能忍受中国猎头能忍受的粗放型信息掌握的,而招聘行业本质是个资源积累型行业,要把这门生意做大,最终必然涉及该平台掌握多少企业和用户端数据,以及有多强的技术能将两者进行快速和最优化匹配,LinkedIn 的两个很大门槛其实是:用户规模和对数据进行快速分析匹配能力,后者直接决定它对北美猎头的价值,能提供给后者相当精准的人才信息。

这一信息,很大部分包括被动求职者信息,也就是对企业更有价值的一些人才信息,这些人并不处于找工作阶段,通常不会主动四处寻找职业机会,所以虽然 Blonk 能抛出“直接与 CEO”对话概念,它仍然很难解决一个问题,即怎么帮企业找到最好的人才。

实际上,LinkedIn 也是经历很长时间成长才到这个用户级别,以及相对及时的用户资料更新,而中国市场基本没有用户职业数据。所以虽然市场下游在线招聘热得要命,但即使过了“引流用户”这一门槛,招聘行业的真正壁垒如何快速精准分析和匹配信息或者说怎么真正帮企业解决最好人才问题也不好做啊。


标签:创业公司 创业者 投资者 创始人 美国 
相关评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经营性公益类网站 运营维护:创益互联 公益爱心邮箱:qiherencn@qq.com 地址:中国-北京-齐河

鲁公网安备 37142502000025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140225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