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列表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看到世间的美丽与不和谐的存在,去改变它!  [伊东  2007年7月3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大众安全网 >> 大众资讯 >> 娱乐八卦 >> 文章正文
  央视春晚能否给自己松绑:回归联欢本质       ★★★ 【字体:
央视春晚能否给自己松绑 回归联欢本质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2-2    
 “旭日阳刚”组合将演唱成名曲《春天里》,“西单女孩”则带来一曲《想家》,深圳民工街舞团带来重新编排的舞蹈《咱们工人有力量》,呼啦圈世界纪录保持者金琳琳将在节目《非常1+1》中挑战自己的世界纪录……“草根明星”是今年春晚的一大亮点,整台晚会共有5个节目的表演者都是来自基层的普通人。

  201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将于2月2日除夕20时起现场直播。变革不只体现在节目的编排上,兔年春晚还要在主持环节上动刀。据透露,除了春晚开场和零点敲钟环节6位主持人要齐齐在主舞台上亮相外,其他环节里几位主持人都将穿插在观众队伍当中,随时拿着主持话筒与观众互动。

  “总之,要使整台晚会真正联欢起来。”央视春晚总导演之一陈临春说。

  就在多个门户网站推出的网络春晚正在沦为电视台传统春节晚会的“伴生品”,和最初网络春晚诞生时平民路线、草根狂欢的宗旨已经渐行渐远的时候,一再饱受观众诟病的央视春晚却大打“联欢”牌,试图放下身段接上地气,重新找回上世纪80年代初期春晚的那种轻松、随意、温馨的氛围。

  营造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让人们在欢声笑语中度过除夕之夜,是春节联欢晚会的主要功能,因此联欢性是春节晚会的本质属性和重要特征。可是近年来,当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被大家习惯性地简称为“央视春晚”的时候,我们惊异地发现,“联欢”两个字也随之不翼而飞了。

  1983年,中央电视台第一次办春晚,导演黄一鹤白手起家,此后20多年,春晚成了央视每年除夕夜必上的一道“年夜饭”。现在央视一些老编导还记得当时简陋的现场,舞台下面设了很多茶座,参加演出的演员上台前后都在下面坐着,边嗑瓜子边聊天,很自娱自乐。

  1983年的春晚,刘晓庆作为主持人,念完一封电报后,忽然自己临时加了一段:“此时此刻,我最想念我的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一定坐在电视机前看节目……”

  那时的春晚非常灵活机动,观众电话可以直接打进演播厅点播,当年任广电部部长的吴冷西顶着压力拍板,让李谷一演唱了观众点播的、曾被列为“禁歌”的《乡恋》,此歌一经播出,无数观众激动不已。在当年的春晚上,李谷一一人连唱了7首歌。

  这样的场面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央视春晚进入“盛典式”生存。舞台一年比一年璀璨,明星一年比一年大牌,为了保证精品级的质量,央视春晚直播之前要经过5场彩排,每个节目卡分卡秒,演员基本上一句话都不能多说,舞台上的站位都不能随便走动,别说跟观众的互动了。出于播出效果的考虑,央视春晚甚至连现场真唱都不敢轻易尝试。

  而更大的变化在于,除了保持欢乐喜庆的气氛,还要对过去一年国家的伟大成就进行赞颂。因此,我们才在春晚的舞台上看到了创作者太多的纠结:一段本来爆笑的小品,最后被硬生生地塞入一段主旋律的煽情;提到人民公仆,一定要饱含热泪,满腔深情……

  背离了欢乐初衷之后,央视春晚也给自己背上了沉重的枷锁,试图让全国人民满意、让主管部门满意、让广告商满意的现状,把央视春晚变成了一台“不能犯错的晚会”。

  赵本山曾自嘲说,在央视春晚,他是一个尴尬的角色。其实,春晚在中国人的春节文化生活中,何尝不是一个尴尬的角色?

  知名传播学者潘知常曾撰文分析说:“就如中国过年传统中的其他活动一样,春节联欢晚会当然承载着必要的叙事,但这种叙事更多的应该是民间话语,但今天的春节联欢晚会承载了太多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内容,凸显了更为宏大的叙事功能,这是春节联欢晚会最初的主创者所始料不及的。”

  曾是上世纪80年代最早几届央视春晚导演组成员并担任1997年和2004年央视春晚总导演的袁德旺,说到自己那几年的总导演经历,感觉像赶火车一样累,“编辑思想、表演形态、语言规范,包括方方面面的包装都要规范,棱角都要砍掉。有些话在地方卫视可以说,在央视不可以;有些表演形态,在地方卫视可以,在央视也不可以。”

  这样的矛盾,其实观众不难理解。如今的语言类节目有很多禁忌,把握尺寸很不容易。既不能流于低俗,又得让包袱抖得响,同时还得注意不能冒犯贬低了哪个社会群体。这样平衡来平衡去,像当年马季的相声《宇宙牌香烟》的那种讽刺力度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上世纪80年代,老百姓需要,喜欢看;90年代上半期,观众需要,明星更需要,上了春晚能名利双收;90年代中期以后,演员需要,厂家更需要。”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高级编辑江则理这样总结央视春晚的阶段性变化。在他看来,从领导审查、节目挑选到内容组织,央视春晚都太累了,太追求完美了,应该松松绑。

  许多网友都认为,此前网络春晚之所以受到网民的欢迎,是因为网络春晚大多摆脱了20多年来传统春晚的束缚和限制,没有穿着重彩华服行走在大年夜。

  “今年要强化联欢性,让台上台下、场内场外互动。”陈临春说。也许是央视春晚正襟危坐的时间太长了,对于这次主持形式的创新,几位主持人颇有点“战战兢兢”,担心观众接受不了这样的变化,而且如此一来,主持人对现场的掌控就会陷入一种近乎“无序”的状态,对主持人的功力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虽说今年央视春晚中主持人将承担起互动的大任,但在目前无法做到轻装上阵的前提下,央视春晚如何找回当年轻松的互动?“联欢”的效果又如何?大家还将拭目以待。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有北无南的央视春晚何时能了
    央视春晚获奖作品:本山蝉联
    央视春晚“牛”多媒体背景挺
    央视春晚彩排尽吹港台风 内地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经营性公益类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09088340

    网络实名:大众安全 公益爱心邮箱:dd110@263.net  地址:中国-北京